澳门太阳集团2007网站

山东能源主站 内网
澳门太阳集团2007网站
职工艺苑
【散文】树皮与饺子
发布时间:2020-05-08 文章来源: 编辑:□ 薛晨 浏览:次

 

一盘饺子下肚,肚皮滚圆。

妈妈显然对我这种“满足感”颇为得意,忙着要兜上围裙再下第二锅。没等我拒绝,煮沸的水按捺不住已经发出“嗡嗡”的声音,一粒粒大肚翩翩的水饺小皮球似的滚下去。热气在妈妈周身围绕,热火朝天的厨房里我仿佛看见了外婆曾在世的每一个春节。

外婆在时,每次过年包的饺子都特别丰富,各种肉馅、素馅掺在一起,有人和面、擀皮,有人调馅、包饺子,偶尔剩下一块小小的面团,还能留给家里最小的孩子拿在手里把玩。包饺子是个大工程,大人们能包出形状各异的饺子,把它们放在撒着面粉的圆形蓖帘上一圈一圈地排列着。第一批饺子往往是孩子们最先品尝到:热腾腾的饺子咬开一个小角,灌上一口陈醋,啧啧,现在想起来也觉得馋。

慢慢地长大一点,一家人搬到市区,买食材也方便后,饺子也跟着频繁上桌了。应该也是春夏之交,那天天已经黑了,我从外面疯玩回家,看见桌子上摆了一盘饺子,捏起来就要吃,但手还未沾到盘子却就外婆迅速打退了:“这么晚回来饺子都放凉了,我去给你煮新的!”我一边撇嘴一遍撒娇,没一会便看她便把一碗冒着热气儿,新煮的“白白嫩嫩”的新饺子端给我,把过了一遍热水的凉饺子放到自己面前。

这回便轮到我拦着,有些生气跟她念叨“你又这样,这饺子想吃随时包,不让我吃凉的自己倒吃上了。”外婆笑着看我嘀嘀咕咕,一边揽着我手一边讲起她们过去的故事。

那天外婆说了她的少女时代。她口中的1958年已经消失很久了,那时的外婆还是个14岁的小姑娘。在那个拮据的岁月里,外婆的母亲靠着讨饭糊口,她的家人们被饥荒压迫着,最艰难的时候,外婆吃过树皮,扒过草根。

记得外婆笑着问我:“你知道吃树皮是什么滋味吗,就是咽下肚子,哪怕过了很多天也还是会有沙粒在嘴里咯咯蹦蹦的响。”

我摸着她的手,纵深的纹路、成团的老茧,当时我脑子里突然“轰”的一下,我一直觉得她是个穿着碎花衣裳,颇为讲究的小老太太,却不曾想,她在最美好的岁月里生活如此艰难。

外婆说曾遇到几个好心人,看她们饿极了给她们盛了几个热腾腾的饺子,狼吞虎咽后,不谙世事的姊妹俩盯着人家锅里的饺子汤巴巴地望着。做母亲的急忙道歉,把两个孩子从好心人的家里拽了出来,“谁家又过得容易呢”,而从那时起,饺子就成了外婆心中最好的美食。

后来的故事我基本都了解,在最依靠劳动创造生产力的年代,外婆报名成为了支边青年,来到了祖国的边疆奎屯。支边的生活丰富而又充实,年轻的外婆做过老师,做过会计,做过工人,在美丽的戈壁滩和一望无际的绿洲上,她奉献出最美的青春,带着浅薄的常识和厚重的感恩之心,不畏困难、不吝付出,耕耘并播种着自己对生活的热忱,也在一份珍贵的自由恋爱中收获了自己完满的家庭。

外婆回忆,新疆是个物产丰富的地方,每到过年家家户户都要挂出一排排的腊肠和牛羊肉,新鲜的葡萄和哈密瓜甜到人心里,可无论何时,她最惦念的,还是1958年那一口难得的饺子。

还记得那天她红着眼睛略带严肃的望着我:“你们年轻人也提忆苦思甜,可丁点的小困难就觉得像个天大的坎,真正的苦是什么,你们从未尝过。晨晨就连你爬个山,恨不得一直坐缆车一步不走,可你看见泰山十八盘的石梯上,那些挑着担子清理垃圾的人,山上那么冷他们穿着薄衫,也不见人家下雨撑伞,不见人看见日头大就不出门,你说他们不苦吗,他们学你似的动不动撂挑子了吗?”,说的我有些惭愧,外婆又顿了顿“还好,你们永远不用去品尝这份苦。”

是啊,生活在这个年代的青年人,感悟不到真正的苦。我想着外婆的故事,看着妈妈已略微弯曲的背影,忽而觉得这世上千千万万的人都在为平凡的生活劳作,我也在其中。大家始终要用最美的芳华去品尝酷暑与严寒,要用尚有余力的意志去不断探索光亮,追逐新的生活。平凡的劳作也许并没有什么丰功伟绩,也许只能单纯支撑起一个家庭的开销,但劳动者正像时代中的碎片一样,默契地将这民族的底色与意志继承了下来。所以真正需要被记住的,不仅仅是每一个艰难岁月里动荡流离的惊天故事,而是无数普通人在自己小小的位置上,如何不动声色地默默坚守了下来。

你看,树皮换成饺子,是年岁里无数劳作下才换来的饱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