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集团2007网站

山东能源主站 内网
澳门太阳集团2007网站
职工艺苑
【散文】绿道
发布时间:2020-05-29 文章来源: 编辑:□ 辛淑英 浏览:次

 

出城往南六公里,便是环山绿道。那里植被丰富,天然氧吧,是休闲娱乐的场所。若去,不必苛意选择时候,兜一个或大或小的圈儿,蛮好。

前不久去绿道,想看看花开得怎样了,不想春一路潇洒溜走。滴绿的山相拥,山下是滴绿的树,背景一抹湛蓝天际。越往前,绿色直扑到眉眼,倘若再用画作比,怕是“晚春绿野肥,山高白云屯。”像张大千先生泼彩的手笔。

开了车窗徐徐风中行驶,缕缕清香袭来。原来山坳里有几棵迟艳的桐树。万绿丛中,一片片紫红、粉白的桐花,斜阳里,正如轻雨漫舞。幽林子规啼鸣,此外便是空前的寂静。

不远处的山坳坡地,油菜结了籽粒,肚肚袋袋,绿绿黄黄,几分醉态;像孕妇鼓起肚腹,显笨拙,但透着子硕的喜气。路边绿丛里,偶有一两棵没赶上前潮花期的油菜,孤零地开,还那样金黄,却没初春惊艳的感觉了,被周围碧翠比下去的形状,容易被人忽略它的存在。“垄田花烂漫,原野遍金黄”,油菜花成坡遍野的开才好看。

绿道的绿,纯粹,养目心怡。看绿不似看花,带着满心欢喜,热得快,凉得也快。绿可爱,总也看不够,深呼吸一口,绿意也仿佛吸进肚里去了。花娇美,香味太浓,吸多了反而不好,引起过敏啥的。绿是生命的颜色,像新出生的婴儿,人喜见。

有人问,春天的绿不好吗?春天的绿是好,青雾一般,近却无,诗里这么说。新绿在空气里、风里、云里、雾里酝酿,酿着酿着就浓了。夏至过后,绿吸足了阳光的温暖,几场雨洗洁出青葱碧翠来,有了稳妥感、厚重感,生命周期里最美时段。不过,花也有花的好处,结果呀!品着杏桃李枣,不会想那暗送养分的叶罢!渐渐的,叶子也黄了,或紫红或深褐,斑斑点点不匀,堪比花美丽。秋天大写意般,漫山遍野,被晕染。

年后不久去过绿道。因疫情,走不多远有路障,车行不得,只好徒步。想那绿意还隐藏在山野褶皱里,花儿也不曾开,冷风里期盼春归。

我跳进一藕池,踩着湿润土梗,想采几株干莲蓬做插花,刚采一株,有人“哎——哎”地喊,不见人。过了会,从塘坳里走上来个人。一张黝黑的脸庞“你要采,我给你采呀,你采了,灌进水,藕要烂的。”我很不好意思,但山民很和善,并非真心责备。呼呼山风里,大家聊起家常,说疫情。金灿的阳光洒落在藕池残荷上,一闪一闪。

记的去年夏天一次雨后去绿道。一条幽静小道吸引了我。走着时,像穿行在绿色隧道里,影子空气都是绿的。小道两侧有水沟,其中一侧有口井,井壁布满青苔,清澈的水从井口溢出流淌,忽然又从另一侧水沟里哗哗流泻。碧翠间有房舍,篱笆院,鸡鸭叫犬吠相闻,恍若误闯入世外之感。

深冬再去那里,树木叶落尽,老树干枝条凌乱、枯草枯藤遍布的林间,炊烟袅袅;鸟雀归巢,寂然无声,小路灰白地延伸,井水已浅……好一幅《冬日小景》,笔情恣纵,逸气横生,似“墨痕无多泪痕多”那个和尚画家朱耷的写意之作,极尽荒凉,但荒凉得有韵味。夏天的一幕,何者梦里的?

绿道,四季里景致各有特色,看你如何观赏?比如冬日里蕴藏,才好见春日的光彩,不经夏日洗礼,又怎知秋韵里的黄肥绿瘦?

我喜欢绿道,因为它蕴涵着自然的美,这种天然雕饰的美,才是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