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集团2007网站

山东能源主站 内网
澳门太阳集团2007网站
职工艺苑
【散文】月圆煤海
发布时间:2021-09-17 文章来源: 编辑:张文文

 

最后一盘凉菜上桌,女人梅子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六点五十分,再过半小时男人就该到家了。

皎洁的月光从窗口照进来,7岁的儿子小安趴在书桌前全神贯注地画着画儿。刚上小学一年级的他想要画一副超级好看的画,奖励老爸“第一次”陪自己过中秋节。

望着天空又大又圆的月亮,梅子有些出神。她和丈夫大平都是煤矿工人,一个在灯房,一个在井下。取矿灯时梅子甜甜的一句“上班注意安全”让大平忍不住多看了一眼,从此一眼万年。后来恋爱、结婚,有了可爱的儿子小安。

只是大平太忙了,结婚前忙着学习。别人花前月下的时候,梅子的约会是去宿舍给大平做饭、洗衣服。一屋、两人、三餐、四季,也别有一番浪漫。八年前的中秋之夜,领到结婚证的时候,大平举着刚刚拿到的《注册安全工程师》和中级技术职称证书求婚成功。定情信物是矿上发的一盒五仁馅月饼。

结婚后,丈夫更加忙碌了。随着矿井大型设备的不断升级,大平成了工区的技术骨干。井下供电系统改造,他全程跟现场一个星期没有回家,电话也常常打不通。梅子就把换洗衣服送到办公室,再把脏衣服拿回家里洗。中秋节的晚上,大平11点多回到办公室,白月光照着桌上的五仁馅月饼,他知道梅子来过了。

墙上的钟表声和手机铃声同时响起,把梅子拉回了现实。

儿子迫不及待地接通了电话:“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的画画好了,奖励你陪我和妈妈过中秋节。”

梅子听到电话里,丈夫的声音顿了一下:“谢谢儿子,让妈妈接电话……”

手机拿在手里,梅子心一沉。“老婆,对不起哈,同事小李家里临时有事,今天晚上我得替他在集控室值班。恐怕,恐怕不能陪你和儿子过中秋节了……”越来越小的通话声透着万分的愧疚,沿顺着电话线传入耳朵,又从梅子的眼中流淌到小安满怀期待的笑脸上。

抬眼时,窗外的明月瞬间驱散了心中升起的无名火。

“好的,我知道了。你安心上班,家里有我呢。我会跟儿子说的。”

梅子的心像无数次被爽约时一样平静。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小安期待的大眼睛里多了些疑惑,他屏住呼吸看着妈妈。

“小安,爸爸他今天晚上要临时加个班……”话没说完,孩子眼里的光慢慢暗了下来。梅子张开双臂轻轻抱住了他小小的身子。瞥见桌上的画,她做了一个决定,在儿子耳畔说起了悄悄话。

“耶耶耶!”小安瞬间雀跃起来,欢快地把画装进了小书包。梅子也忙活起来。

二十分钟后,工区走廊上出现了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安排好工作,大平回到办公室。刚才给工友发月饼的时候,他想到了儿子小安。

“爸爸,爸爸……”大平还以为太想儿子出现了幻听。可是,下一秒就被一双小手从背后紧紧抱住了。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儿子举过头顶、抱在怀里,顺势亲了过去。

儿子咯咯笑着求饶:“爸爸,胡子扎我了,妈妈救我!”大平与梅子相视一笑。

“每逢佳节倍思亲,安全生产我在岗。”户外的公共显示屏上播放着中秋节短视频。节日坚守岗位的矿工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着对家的思念和对矿山的祝福。

小安拉着爸爸问:“那些叔叔阿姨也不能回家过中秋节吗?他们能吃上月饼吗?”

“小安顿心吧,虽然叔叔阿姨们不能回家,但是他们每个人都能吃上月饼,还是五仁馅的呢。”梅子一边把打包的饭菜摆好,一边回答。

接着,小安拿出了送给爸爸的画。大平不解地问:“你画的是大海吗?为什么是黑色的呢?”

小安得意地捂着嘴说:“老爸,笨!这是煤海,当然是黑色的啦。哈哈,爸爸,你快给我的画起个名字吧。”

“爸爸妈妈,快看!今天晚上的月亮好圆啊!”

“是啊,中秋的月亮好圆啊……”

大平想了想,在这幅幸福的图画右下角慎重写下了四个字:月圆煤海。

孩子的画中,一轮明月映照下,一家三口面朝煤海深情相拥。